totor fish

海盗【2】

“下次那个酒吧该不会让我们进去了吧。”马可波罗一脸悲伤,酒精是麻痹人神经的最好药品,他喜欢这种药,天然无毒,只是伤身。“全怪你。”身旁的海盗小姐应该是咬牙切齿说出这话的,一股浓浓的怨念聚集在她周围。“谁叫你动手的。”马可波罗沉浸在悲伤中无法自拔。“懒得和你吵。”虞姬心情也不好。

身后的马蹄声和兵器受颠簸与盔甲碰撞产生的声音逐渐清晰。虞姬连忙拉着马可波罗拐进了一个小巷:“等下我们从这里穿出去躲进闹市,躲进人群。”
“躲不掉吧,我们这身衣服挺显眼的。”的确,虽然在闹市,但这个地方的海盗小姐和旅行家都只有一个,而且,这俩人现在身上的衣服还那么富有标志性。

虞姬望了望前面的岔口,选定了右边那条:“走,从这里穿出去有家服装店。”

骑着马穿过小巷还是有些困难的。小巷内路太窄,路上杂物又多,前进速度大受影响。

服装店店主看见闯进来的海盗小姐和旅行家顿时感到头疼,他刚听店里的小伙计说到隔壁街的酒吧损失惨重。而且看这俩人的样子八成在被什么人追吧,万一在他的店里打起来的话。。。服装店老板吓得浑身一个激灵,小本生意还真赔不起。万幸的是闯进来的俩人换衣速度挺快,在还没被人追上之前就换好了。

虞姬把一袋金币放在服装店老板的手中:“这是衣服的钱,以及请让我们从后门离开。”她用余光瞥见了橱窗外刚从小巷里追出来的骑士们。

“满口谎言的旅行家,你的那份布料钱记得等下给我,我可没帮你免费付。”

马可波罗无奈的笑了笑,他这次可真的什么都没做就遭到了一大堆事。从他来到这里时。“酒钱抵了行么。”

“我俩可能进不了那家酒吧了。”

“这里又不只有那一家。”

骑士团一路追到闹市,发现终于跟丢了。为首的金发骑士脸上依旧布满笑容,看不出任何情绪起伏。“骑士长大人,我们还要继续追下去吗?”“不。”金发的骑士长依旧微笑着。“走吧,你跟我去教堂一趟,我们得去找那位大主教好好聊一聊了。”

虞姬拉着马可波罗,闹市里人多容易躲藏,但同时也容易被人流冲散,她得防止这位旅行家下一秒就溜了个干净。

“海盗小姐,看不出来你背后势力挺大的啊。”马可波罗玩味的看着走在前面拉着他的海盗小姐。

“你想表达什么?”

“你的背景。”

虞姬冷笑了一声。

“骑士团他们在抓捕我俩对吧,但是呢,为什么他们从不发任何通缉令呢?”

“我怎么知道。”海盗小姐的话语里充满了不耐烦,马可波罗识趣的停止了追问。他其实并不对这个问题感兴趣,纯粹的出于冒险家的好奇心罢了。

“贵安,骑士长大人。”教堂的大主教礼貌的向前来的骑士长问好。大主教的脸上永远是那副严肃的表情,从未变过。
“您此次找我所谓何事。”

金发的骑士长赶走了随他一同前来的骑士:“哎呀,子房,别一天到晚绑着一张脸嘛,笑笑多好看啊。”

张良皱着眉看着眼前嬉皮笑脸的骑士长:“骑士长,若没什么要紧的事的话,就请回吧,我还有事要与特使大人商议。”

“唉子房你有新欢了,只惦着那位教廷特使,都不关心我了。”骑士长故作一脸委屈样。

“骑士长,在下是真与特使大人有要是商议。”

“子房你就忍心这么抛弃我去找那位小特使?”

“不,在下。。”

“子房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有多伤我的心。”

“刘邦你特么给劳资闭嘴,我日尼玛我哪有那么多时间给浪费。”张良想一嘴巴子抽死眼前的这个骑士长多次了。

“那位女海盗。”刘邦收起了他的嬉皮笑脸,“她最近的事闹的挺大的。”

张良沉默了几秒。“我知道,我听说了。”

“你不能再这么护着她了,就算她是你的师妹。你太宠她了。”

“你想通缉她?”

“民怨如此,我们总得做出点什么彰显我们的能力。”刘邦无奈的摊了摊手。“我知道你与她情同兄妹,你舍不得,但你真不能这样宠她了。”

“不行,我会好好劝她的,但通缉那事,你别想。”

评论(2)
热度(6)

© totor fis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