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tor fish

放飞自我的垃圾产物,结局赶完的


这是一个废弃的学校。
青苔长满了路阶,一路全是蜿蜒曲折攀爬的像牢笼一样的灌木丛。
空气非常潮湿,吸一口气一大股发霉的味道。
墙上布满了绿藤,这是那些喜阴动物的极佳聚集场所。
废弃的教学楼上全是密密麻麻的青藤,不露一丝缝隙,阳光很难照进去 。
建筑物上锈迹斑斑,这是长期缺少人类活动的结果。
白琳一步一步小心谨慎的跨过这些疯长的青藤,天快黑了,她现在得加紧步伐回到公寓里去,这是她来到这里的第二天。
当她到达公寓的时候,刚刚八点。
这是每天的门禁时间。从晚上八点开始到第二天早上八点,公寓内的所有门窗都会关的死死的,里面的人不能出去。
从建筑物的外观和性能来看,公寓是...

星际【1】

※未来风
※cp云亮,吕婵

  钢铁与水泥混合而成的高楼大厦,一栋栋的耸立在大地上,就像曾经地球上的亚马孙的热带雨林,里面有着参天的大树,那些大树如今变成了那一栋栋的摩天大楼,那些雨林也变成了一座座的城市。不同的是,前者是由钢筋混合水泥浇筑而成的,后者是大自然母亲给送人类的。各种汽车飞船的鸣笛声此起彼伏,十字路口的红绿灯一次又一次陷入瘫痪。湛蓝的天空布满了机械的鸟儿,就连那天空,也早已不是真的了。一栋栋摩天大楼巨大的外墙都在玻璃与屏幕之间转换着,一会儿是玻璃盖住的墙,一会儿是巨大的电子屏幕,有顺序的播放着上层想给他们看见的,比如广告,新闻或者电视剧。忙碌的人们在各个街道之间穿梭着,这...

发疯【1】

※几分钟产物
※纯属闲的蛋疼

王耀老师最近看阿尔弗雷德老师极其不爽,原因很简单,这个美利坚死胖子在学生中人气比他高。王耀非常震惊,他明明就比这个美利坚死胖子更帅更亲和好么,一个二个崇洋媚外的小兔崽子,是时候给他们增加语文课的数量了。

来自遥远的大西洋彼岸的阿尔弗雷德.F.琼斯老师表示非常懵逼,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做了啥,以至于王耀老师碰到他就绕道走。阿尔弗雷德有几次想把王耀拦住问个清楚,但可惜,每次迎接他的只有一招断子绝孙踢。于是,阿尔弗雷德看见王耀就蛋疼。

还有一件让阿尔弗雷德没想明白的事,每次阿尔弗雷德与王耀走在一起,路过的女生总会投来饿狼般的饥渴的眼神。阿尔弗雷最初还以为是那些女生暗恋他...

海盗【3】

※半个王者荣耀背景
※cp向是虞姬×马可波罗(主),邦良信白四角乱炖,我喜欢强强攻,可能会逆cp.

五彩的壁画高悬在墙上,上面的人神态各异。每幅画像的内容也不一样,有如天使光环笼罩的圣母,有死前如见到地狱的绝望的人类,还有那带来战争胜利的女神画像。女神身穿战袍 头盔掩盖住了她的真容,金色的头发似瀑布般的垂下来。她左手持盾,右手高举战矛,战矛和盾上沾着鲜血。她的脚下叠着成堆的尸体,那些尸体小山般的高。代表着光明的太阳光照耀着她的盔甲,留下幕幕白晕。

白短发的大主教站在教堂中间,神情中仅剩严肃。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这位大主教开始不苟言笑,是他的师父死去的那天吗,还是他亲眼看见师姐手上...

妈的死gay

※一个较长的段子【×】
※结尾云亮
※小学生文笔
※背景和历史没有半毛钱关系!
※我要黑遍语文书【×】

         

           且闻曹操膝下有一女,此女有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之容,善歌舞,赐名貂蝉。貂蝉先为董卓义女,董卓死后,曹操将其纳入麾下。为成大业,曹操让貂蝉与吕布假成妻以放松敌方警惕。然貂蝉心慕蜀国名将赵云已久,奈何终不所得。爱慕之情日益加深,于是貂蝉心生一计。...

海盗【2】

“下次那个酒吧该不会让我们进去了吧。”马可波罗一脸悲伤,酒精是麻痹人神经的最好药品,他喜欢这种药,天然无毒,只是伤身。“全怪你。”身旁的海盗小姐应该是咬牙切齿说出这话的,一股浓浓的怨念聚集在她周围。“谁叫你动手的。”马可波罗沉浸在悲伤中无法自拔。“懒得和你吵。”虞姬心情也不好。

身后的马蹄声和兵器受颠簸与盔甲碰撞产生的声音逐渐清晰。虞姬连忙拉着马可波罗拐进了一个小巷:“等下我们从这里穿出去躲进闹市,躲进人群。”
“躲不掉吧,我们这身衣服挺显眼的。”的确,虽然在闹市,但这个地方的海盗小姐和旅行家都只有一个,而且,这俩人现在身上的衣服还那么富有标志性。

虞姬望了望前面的岔口,选定了右边那条:“走...

海盗【1】

波罗先生头疼的望着面前这位拿双枪指着他的加勒比海盗。“海盗小姐,我觉得我们应该好好谈谈,中国话不是有说君子动口不动手?”名为虞姬的海盗小姐以一种慵懒的声线直勾勾的盯着波罗先生回道:“抱歉呐,我可不是君子,我是名海盗。”

“好的,海盗小姐,能放下你手中的枪?举起双手我很累的。”与预想中的情况相反,面前这位海盗小姐的枪口离波罗先生的脸颊又近了一步。而后,海盗小姐放下了她手里的枪“别想做什么多余的动作,否则,下次可能就是一枪命中了。”

马克波罗盯着他面前美丽的人儿手上的玻璃杯子出了神。霓虹灯投影在玻璃杯上各种各样的色彩,看的人发晕,玻璃杯内颜色似火的酒被慢慢送入眼前的人的胃中。“马克波罗,我需要...

© totor fis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