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tor fish

放飞自我的垃圾产物,结局赶完的



这是一个废弃的学校。
青苔长满了路阶,一路全是蜿蜒曲折攀爬的像牢笼一样的灌木丛。
空气非常潮湿,吸一口气一大股发霉的味道。
墙上布满了绿藤,这是那些喜阴动物的极佳聚集场所。
废弃的教学楼上全是密密麻麻的青藤,不露一丝缝隙,阳光很难照进去 。
建筑物上锈迹斑斑,这是长期缺少人类活动的结果。
白琳一步一步小心谨慎的跨过这些疯长的青藤,天快黑了,她现在得加紧步伐回到公寓里去,这是她来到这里的第二天。
当她到达公寓的时候,刚刚八点。
这是每天的门禁时间。从晚上八点开始到第二天早上八点,公寓内的所有门窗都会关的死死的,里面的人不能出去。
从建筑物的外观和性能来看,公寓是新修不久的。
“下次麻烦你早点回来。”诺伊娜极不耐烦的说到。
“抱歉,下次我会注意时间的。”白琳说着边走到长桌的一个空位前,拉开板凳坐下。
长桌还剩着一个位置。那儿昨天还坐了人。
“还好,你掐的时间刚刚好。”林刚微笑着对白琳说,安慰她不用对诺依娜的话上心。
“既然人都到齐了,那我们可以开始了。”许毅说着,敲了敲桌子。
“你出去有什么发现?”许毅看向白琳。
白琳摇摇头 。

他们也纷纷摇头。
“我和邱怡白天都呆在公寓里的,我们没有出去。”诺伊娜说道。
“今天白天出去了的人麻烦举下手。”莱多举起了他的右手。
“这种东西没有意义,既然这是狼人杀模式,公寓外的东西就不重要。”诺伊娜说,“我们所要做的就只有找出狼人杀掉而已。”
“既然外面的东西不重要,那设置门禁来干嘛,为什么要选在这个地方,直接找一个小公寓不就够了,而且成本也更少。”白琳说出了她的意见。
“对。”林刚点点头“学校里一定有什么重要信息。”
“这个我们以后再细聊,当务之急是今晚,今晚可能会再死一个。”许毅说道。
“女巫昨晚没救人。”
白琳抬起头扫视了其余八个人的神情,都没什么异常。
“而且我们有两个预言家。”王芳说着,看向诺伊娜和吴均。
门禁铃突然在此时响了起来。
“走吧,该回房了。”王芳说着,率先离去。
白琳跟在她身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余下的每个人也陆陆续续离开了。
每个人都是单独一间房。房里的大床出奇的舒适。白琳想就这样在床上躺一辈子。
白琳在心里默数着时间。等着那令人毛骨悚然的敲门声。
“一,二,三,四...一千零四,一千零五。”
“叮咚。”一声脆响。



白琳曾是一个普通高中生,现在是个人民警察,人生之中唯一特殊的事就是大学时侦破了一起绑架案。

在某天早上她收到了一封神秘的邀请函。

白琳本以为是什么欺诈信打算坐之不理的。邀请函的地址赫然写着她初中母校的地址以及一张了点特殊信息的小纸条。
当白琳到达母校的时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短短几年,当初繁华的名校已然成了一个废校。
到处都是疯狂生长着的青藤,爬山虎。学校浓绿的似原始森林。
不久,又陆陆续续来了九个和她拿着一样邀请函的人,有几个她甚至认识。
许毅,男,三十八岁,母校教导主任
诺伊娜,女,十七岁,女高中生,标准女神,名气之大甚至连白琳都知道她.

邱怡,女,十七岁,女高中生。
朱渝万,女,十六岁,女高中生。
王芳,母校食堂小卖部老板娘
林刚,初中学校食堂大厨
吴均,母校工人

莱多,母校外教,美国,按理说他这是应该已经回美国了。

徐蓓,母校语文老师。
聚集了学校众多不同行业的人 ,但他们相互之间没有什么联系。

白琳忽然想到了她曾经看过的暴风雪模式的悬疑小说。

直觉告诉她学校肯定不简单,这个聚会肯定不是什么聚会。

她刚想转身离开,突然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白琳是第一个醒来的,另外九个人还躺在地上。

她正在一个很大的客厅中,周围全是欧式风格的装修,墙上还挂着壁炉,里面的火正烧的劈啪作响。

白琳从没来过这个地方。

窗户和门都被关的死死的,房间里有个供暖系统,不停地在向房间提供氧气,手机完全无法同外界联系。

诺伊娜是第二个醒来的,白琳同她简单的打了个招呼后,二人就没再说过话,气氛有些尴尬,幸好余下的八个人也陆陆续续的醒了。

许毅提议大家做个自我介绍,诺伊娜一口拒绝了。

“没必要。在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之前先保护好个人隐私比较重要。”

许毅刚想反驳什么,吴均开口打断了他“但是,基本的了解是必需的。”

“比如?”白琳问道。

“为什么会来这儿。”

吴均刚问出口,刚才还在生气有人打断他讲话的许毅突然像被浇了一盆冷水。

白琳发现有点不对劲,这些人都是这个反应。

邱怡和朱瑜琬是最先回答的,毕竟还是学生,不懂这些人在勾心斗角什么。

“就是收到了一封信就来了啊。”

“为什么收到了一封信就来了?你们的胆子出奇的大啊。”吴均继续逼问。

两个高中生突然陷入了沉默,显然,她们也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这就很明显了。”吴均笑道,“对方都给我们的信加了点料。”

白琳的邀请函与他们不一样,他们的是信,白琳的是邀请函。

白琳是被邀请而来的,而另外九人,是被逼迫而来的。

为了自身安全考虑,白琳打算少说点话了。

房间里突然响起一首歌谣

有一个村庄,出现了三个孤儿

村民养大了他们

但是有一天

他们杀了两个村民,穿上了他们的衣服

一个村民发现了他们的恶行

于是他也死了

路过的樵夫看见了全程

他们打了起来

樵夫临死前

杀死了一个孤儿

女勇士路过

救下了一个无辜的村民

一个孤儿与女勇士同归于尽

还剩下一个孤儿

与两个村民


这首歌谣让人莫名奇妙,但两个高中生和那位女老师还是被吓了一跳。

“您是语文老师对吧?”林刚问向徐蓓。

徐蓓惊恐的点点头,看的出来,她的胆子很小。

“您对这首歌谣有什么高见?”林刚问道,笑眯眯的。

徐蓓连忙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

“三个孤儿,五个村民,一个樵夫,一个女勇士。”诺伊娜念了出来。

“一个村民识破了孤儿的伪装。”白琳说。

“那样就四个村民。”

“狼人杀?”白琳脱口而出。

十个人陷入了沉默,他们都想到同一点去了。

狼人杀的话,会死人的。

“我们这里刚好十个人。”许毅颤抖着说道。

“有三个狼人,我们中间。”吴均扫视了一圈他周围的人。

每个人此时都在打量着对方。

“现在怎么做?”王芳问道,她的思维频道好像刚刚才连上线。

“十个人在一起,谁都不准离开。”吴均说道。

墙上的时钟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九点,一道门突然打开。在确认了门内的安全后,吴均带着九个人走了进去。

里面有10间房间,每间房间门牌上对应着十个人的名字,房间门上安的人脸识别系统。

“我们最好先别进去,商量一下对策。”莱多发号着施令。

“闭嘴吧,美国佬。”诺伊娜说着,进了她的那间房间。

白琳看了一下留在原地尴尬的莱多,也跟着诺伊娜进了房间。

房间内是一间普通的卧室,很普通。

手机依然没办法连上信号。

白琳在房间里搜寻了一会儿无果后,打算出去找队友们聊聊,这才发现门打不开了。

窗户被锁死了。

她只好躺在床上回忆这一切的细节。

时间在一分一秒过去。

大约过了十来分钟后,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咚咚咚。”在黑夜里敲门声的恐惧被放大了十倍。

。。。。。。。。。。。。。。

天亮了。

朱瑜琬死了。

余下的九个人神色严重的坐在桌子前。

从他们坐上椅子的时候,房间里的超AI系统把他们的脚都扣上了。

每个人的前面有着九个按钮,墙上有着一个超大的电子屏。

他们都懂了。

“那么,开始吧。”吴均说道,“预言家,要跳吗。”

诺伊娜毫不迟疑的举起了手。

邱怡在看见诺伊娜举手后,怔了一下,紧跟着也举了手。

“两个预言家啊。”莱多感叹道,“必有一狼。”

“女巫昨晚为什么没救人?”吴均问道。

八个人面面相窥。没人回答他。

“女巫看样子还不打算跳啊。”诺伊娜感慨道。

“两个预言家,不准备说点什么?”白琳问。

“比如?”

“昨晚查的结果。”白琳回到。

诺伊娜瞟了白琳一眼。

白琳犹豫了一会儿,反应过来,连忙说道“我跳神职。”

短暂的几秒后,白琳又补充到“我昨晚有听到敲门声。”

王芳和徐蓓明显愣了几秒,其余几个人都看见了她们的反应。

太明显了,村民。

那可以确定了,狼人的范围:莱多,吴均,林刚,许毅,诺伊娜,邱怡,白琳。

“要投吗”王芳问道,一脸惊恐。

“不,明天投。”吴均回道,“现在什么都看不出,两个预言家一个金水都没发。”

“门开了!”邱怡突然尖叫,指着大门。

几个人互相对视了几眼。

“我想去学校里找线索。”白琳说道。“反正现在大家都弃票了。”

“我留在公寓里。”诺伊娜回道。

“我留在公寓里看看情况。”林刚说道。

白琳看了下其他人,发觉他们全部不为所动后,就自己出去了。

周围的一切她都很熟悉,这确实是她的母校。那苍天古树,那茂密绿屏,那被爬山虎守候起来的教学楼。

白琳徒步走在废校里,不知道为什么她毫不觉得这里有股阴森感,尽管昨晚已经死了一个队友了,未来可能会死更多人,直到他们分出胜负。

她是个见证者。

这场游戏的结局的见证者。

从她拿到女巫这张神职牌的时候她就明白了。

这场游戏的发起人不会让她死。

她不能够救人,她必须留着那瓶能够保命的药水,坐看那八人狼观虎斗。她得看到结局,这是这个游戏的发起人所要她见证的。

让她打算来母校的纸条上写的是她最近很烦心的一个大案子,上面写着,她来参加游戏,那个案子就会水落石出。

这是一个两年前的毒品案。

毒品案的中心人物是一个女初中生,那个女初中生后来自杀了。

但是案子的几百斤毒品至今还没有找到。

这是刚刚实习的白琳在上司那儿得到的任务。

完不成她就别想转正了。

不知不觉,白琳走到了当初的图书馆。

门上全是灰和蜘蛛丝。

她推开门走了进去,出乎意料地,里面很干净。

白琳发现了一张桌子上放着的报纸,崭新的。

看样子有人经常来这儿。

白琳拿起报纸一看,是两年前的,正好在报道两年前的毒品案件。

报纸上非常详细的报道了那个女生的平时生活圈子还有人缘,所有人都不相信一个标准三好学生会去沾染毒品这种东西。

白琳有种预感,那九人,应该都与这个女生有关。

她没注意时间,以至于差点错过门禁。

诺伊娜有点不耐烦。

晚上狼人选择的许毅。

白琳没救他。




天亮了。

许毅死了。

“女巫又没救人?“诺伊娜问道。

“这不是很明显嘛。”白琳说。

“预言家,你们昨晚查的谁?“吴均问向诺伊娜和邱怡。

“诺伊娜和莱多,铁狼。”邱怡指着他俩说“我查的他俩。”

“哈?”莱多眼神奇怪的看着邱怡。

“白琳和林刚是我的金水。”诺伊娜回道。

“你为什么要查莱多?”林刚问向邱怡。

“第六感。”邱怡自信满满的说着,“稳中。”

“你在搞笑吗,凭感觉走?“莱多很没好气的说着,“会不会玩?”

“不会,但你铁狼一匹。”邱怡一口咬定了他。

“装什么小白?能来到这儿的,哪有那么单纯。”诺伊娜冷笑了一声。“别用清纯装预言家好么,你就是一铁狼,今晚我面查你。”

“得了吧,是人都看出来你是狼人了,你和莱多,剩下一个,不是白琳就是吴均。”邱怡没好气的说。

“开始泼脏水了?到现在就泼了两桶脏水,一个金水都没发。”莱多顶了回去。

“我们应该都能确定,徐蓓和王芳是铁民。”白琳说着。

“这个当然,她俩最稳,没有之一。”吴均回答。

“小妹妹你的脏水泼的可真是厉害。”王刚笑道。

“行了,稳了,你们三,铁狼。”邱怡摊摊手,“看看你们,现在都已经开始抱团了。”

诺伊娜看向白琳和徐蓓。

徐蓓被盯得发慌,连忙说“我比较相信诺伊娜。”

白琳有种预感,她现在要不站队的话,他和吴均,邱怡刚好三个,会被当成狼人出局。

“我也比较相信诺伊娜。第六感真的玄。“白琳大声说。

‘’那么现在就王芳和吴均站你那边?”莱多冷笑了一声。

“啊,不,我,,我先看看。”王芳小心的说着。

“两个?”诺伊娜笑了起来。

“现在已经很明显了吧?”莱多说着,按下了他面前那颗写有邱怡名字的按钮。

“没毛病。”诺伊娜紧跟着按了下去。

王刚,王芳,徐蓓也跟着按了下去。

到白琳的时候,她迟疑了很久,最终选择了弃权。

“这波节奏太牛,让我考虑下。”白琳说。

吴均轻笑了一声,也选择了弃权“诺伊娜你带节奏很厉害啊。”

邱怡猛地挣扎起来想要逃跑,她用桌上的餐盘拼命的砸脚上的拷锁,脚上鲜血淋漓,全是餐盘打碎的玻璃渣。

一剂药管通过机器人的手中注射进邱怡手臂里。

邱怡最开始猛地反抗,后来渐渐没了动静。

机器人在确认她死亡后把她拷锁解开,带了出去。

白琳坐在那儿一言不发,这游戏,是真的玩命的。

白天白琳待在房间里睡了一整天。

晚上六点的时候诺伊娜敲响了她的房门。

“嘿,我们好好聊一聊?”诺伊娜笑着对她说。





“我是狼人。”诺伊娜直接坦白了她的身份。

“你想干嘛”白琳问她。

“我知道你是警察,你很有名,校园论坛上,几年前那个绑架案超级轰动的。”

白琳疑问的看了她一眼,但她并不打算打断诺伊娜。

“你知道两年前的毒品案吗?”诺伊娜笑着问她。

“嗯,知道一点。”

“那个死去的女生,长得超漂亮的,成绩也好,人品超好,人际关系也在校园里数一数二。”

白琳看着诺伊娜:“你认识那个女生?”

“当然,她可是我最好的朋友。”诺伊娜说着的时候,脸上洋溢着幸福。诺伊娜顿了顿,“可是啊,有一群女生嫉妒她,欺负她。”

“于是?”

‘’于是她们趁我与她分开的时候,打昏了她,带了她去酒吧,拍了一堆,emm,照片。”

白琳大概猜出来是怎么回事了。

“当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只觉得她精神恍惚。”诺伊娜说着无奈的笑了下。

“直到后来我看到她的日记本,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她的眼神逐渐变得冷漠。

“被强迫拍那个照片还只是小的,那群女的欺负她的时候,酒吧里一个黑帮老大刚好在进行毒品交易,他们从那群女的手机救下了她,强迫她帮他们运毒品。”白琳好像听见了诺伊娜的手捏的骨头响。

“为了让她听话,他们强制给她注射毒品。一个学生哪有钱买毒品呢,她只能乖乖听他们的话。”

“她就这样受不来自杀了?”白琳小心翼翼的问道。

“不是哦,后来,有个富二代外国佬,看上了她,追她,她不答应,于是最后,那个死外国佬干出了一件禽兽不如的事情。”

白琳猜到了是什么事。

“后来啊。那个毒品老板失手了,欠了一屁股债。”

“这跟那个女生有什么关系?”白琳问。

诺伊娜轻轻笑了,“那个老板,把她卖了,卖给了一堆男的”

白琳感到胃一阵揪心的疼。

“于是,她死了?”

“嗯。”

“你想干嘛?”白琳问。

“那些人现在都在场。”

白琳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你想让我帮你杀了他们?”

“是的。你是女巫,我是狼人,我俩搭配,简直无敌。那些作恶的人,终将会得到该有的惩罚。”诺伊娜说,“既然正义还没有到达,那就让我来实现正义。”

“你想让我帮你杀人?我可是警察”白琳感到不可置信。

“这个游戏的发起人不是我,是我们的校长,她是校长的孙女。”

“校长花费了毕生积蓄,布置了那个公寓。”

“就为了惩罚那些人渣。”

“我们搭上了自己的全部。”

“你只需要,配合我就行。”

“游戏结束,我就能告诉你那消失的几百斤毒品在哪儿。”

白琳睁大了眼睛,她感觉看到了一个疯子。



晚上,敲门声又响起了,不同的是,这次门外站着诺伊娜。

“我们今晚上杀掉徐蓓。”诺伊娜笑着跟她说。

“你想让我?”

“吴均。”诺伊娜语气加重,“他必须死。”


天亮了,昨晚徐蓓,吴均死亡。

只剩五个人了,白琳,诺伊娜,莱多,王芳,王刚。

诺伊娜带着她的狼人队友和白琳把王芳投了出去。


晚上,诺伊娜杀了王刚,白琳给了莱多毒药。

王刚是猎人,他死前,带走了诺伊娜。

诺伊娜并不打算去局子里等个终身,她宁愿去天堂陪她。


大门全都打开了,白琳走了出去,校门外已经被警察包围完毕了。

上司走过来拍着白琳肩膀说“你做的很好。”

那些毒品找到了,校长用白琳的名义向警局告发了,包括他是如何策划这场游戏的。

白琳安全度过了实习期。

校长给白琳留了一封信,他希望白琳能帮他洗尽孙女的冤屈。等待校长的,是死刑。

白琳答应了,她是这场闹剧的见证者,她之所以被邀请来此,也是因为这个,她来见证一切。

见证这些双手沾满罪恶的人如何被复仇的怒火烧死。

所有的施暴者终将会下地狱。


评论
热度(3)

© totor fis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