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tor fish

海盗【3】

※半个王者荣耀背景
※cp向是虞姬×马可波罗(主),邦良信白四角乱炖,我喜欢强强攻,可能会逆cp.

五彩的壁画高悬在墙上,上面的人神态各异。每幅画像的内容也不一样,有如天使光环笼罩的圣母,有死前如见到地狱的绝望的人类,还有那带来战争胜利的女神画像。女神身穿战袍 头盔掩盖住了她的真容,金色的头发似瀑布般的垂下来。她左手持盾,右手高举战矛,战矛和盾上沾着鲜血。她的脚下叠着成堆的尸体,那些尸体小山般的高。代表着光明的太阳光照耀着她的盔甲,留下幕幕白晕。

白短发的大主教站在教堂中间,神情中仅剩严肃。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这位大主教开始不苟言笑,是他的师父死去的那天吗,还是他亲眼看见师姐手上沾满师父鲜血的那天,或者是他的小师妹开始叛逆的时候。

“没想到你居然有个师妹,主教。”声音来源于教堂角落里的一个红长发男人。那里黑黝黝的,灯光好像完全忽略了那里。红发男人是从什么时候出现在那里的呢?在主教盯着壁画出神的时候?不,或许更早,在主教与金发的骑士团团长寒暄的时候。

“偷听别人谈话可不是什么好习惯,特使大人。”张良说这话的时候始终盯着那幅女神的壁画,或许他从一开始就不在意红发男人的出现。

红发特使离开了那个黑夜精灵爱关注的宝座,他走到了另一个最佳适合观赏壁画的位置——主教的身旁。“你好这口?”如果把主教的脸换上红发特使的声音,那就完美了。

张良摇了摇头:“这里是离神谕最近的地方。”神是至高无上的。“我不信有神。”神是不可亵渎的。“你是无神论者?”神的背后站着正义与光明。“很难想象我这种人是怎么混进教廷成为特使的。”神即真理。

“当你失去了全部的依托时,有个精神信仰未尝不好。”灯光照在张良的平光眼镜上形成一片空白。刺眼的颜色,特使想。红发特使无法看清说这话的人脸上现在该是怎样一副表情。波澜不惊的语气,拒绝了人的一切猜测。

“你与你的师妹关系不好?”红发特使猜测着。

“不,她只是探究了神谕。”

红发特使感觉他眉头已经皱成一团了。

“你们信神的都喜欢这样说话?”

张良终于肯正视这位红发特使了。瘦削的脸颊骨,凹陷的双眼,小麦色的肌肤,干燥而皲裂的皮肤,见证了风霜与岁月留下的痕迹。三十来岁的人吧,已经快成大叔了,虽然是个帅大叔。“你和刘邦很像。”

红发特使绞尽脑汁在脑海里搜寻了一番名叫刘邦的男人。“那个金发的骑士团团长?”

张良点了点头:“你所寻求的,我无法帮到你,但是,他说不定可以,你们很像。”

遥远的东方,大唐的皇宫里,身穿红色龙袍的女人高坐在龙椅上,她名叫武则天。

武则天看着殿堂下跪着的大臣手里捧着的地图,非常不满:“我给了他这么长时间,他就给我回报这点东西?”

“殿下息怒,西方的勇士之地路途多艰,地形变换莫测,且那里的野兽极其凶猛,各种稀奇古怪的玩意儿都有,稍不注意就死无全尸,还是小心谨慎点为好。”一老臣慢悠悠的道来。

“放屁!”武则天高声怒斥,吓得那老陈连跪在地上大喊:“殿下息怒,恕属下无礼!!”武则天懒得理他,继续说道:“我在勇士之地长大,那儿的情况我比你们这些昏庸无能的废物知道得清楚,他的实力足不足以应付那儿的情况我比你们谁都清楚!”老臣跪在地上不敢起身。手捧地图的大臣颇为同情的给予了他一个眼神安慰。

女帝武则天确如外面所言,性情暴躁,喜怒无常,狼子野心。宫殿里的大臣哪个不是每天提着脑袋提心吊胆过日?但万幸,她极爱人才,对于那种百年难得一件的天才,她比谁都尊敬。在她心中,一切皆以“利”字当大。

她是大唐的的第一位女皇帝,或许她登基前的过程并不那么光彩,但她确实做到了。她的眼光,她的智慧,她的力量,值得她坐拥天下。

她自幼在勇士之地长大,姜子牙是她的师父。姜子牙教给了她魔法和智慧。她还有一个师弟,一个师妹。师弟名字叫张良,师妹名字叫虞姬。虽然表面上讨厌小孩,但她能在她的师弟师妹撒娇时放下手里的东西陪他們大脑一场。这应该算得上是她那童年里仅剩的几缕阳光。

武则天盯着地上的地图,叹了口气:“催促他快点,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不是错觉,武则天发现自己的头疼次数明显增多。

纵横交错的小巷,空气变得有些潮湿。马可波罗跟着虞姬在巷子里穿梭。当他感觉到雨滴落在他的脸上的时候,已经晚了。顷刻间天地被雨幕笼罩。毫无防备的,俩人被淋成了落汤鸡。

“湿身play不错哦,海盗小姐。”马可波罗打趣到。

回应他的是一句“你也不错,这身材很受那些肌肉大汉们喜欢。”

马可波罗看着眼前拉着他在雨幕里奔跑的人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雨滴打在身上微疼,就像是为了阻止那个还在奔跑的海盗一般,她越往前冲,雨就吓得越大,雨滴打在身上就越疼。但是海盗没有丝毫退却的意思,她的步子越来越大,一股劲在往前冲。马可波罗的手被虞姬捏的生疼。

够了吧,他想。于是他开口了:“。。”一个完整的音节还没吐出,前面的人忽然出声:“我们快到了。”

他们最终停在了一个毫不起眼的小洋房面前,小洋房并没有被刷上那么亮丽的颜色,灰不拉秋的,和门前的石阶完美融为一体。小洋房一眼看上去与周围的小楼并无差别,但冒险的本能使马可波罗觉得那里面肯定会别有洞天。因为这里,普通过头了。

他原以为开门时应该会有暗号什么的,或者特殊的动作啊那些。虞姬暴力的一脚踢开了那扇门,也一脚踢开了马可波罗那些毫无厘头的猜测。

屋内漆黑一片,虞姬并没有去找电灯开关,而是拉着他一路往前走。随着往里面的深入,马可波罗开始听到了一些细碎的吵闹声。声音越来越清晰,还有那逐渐明亮的昏沉沉的灯光。

那里像是一个巨大的赌博场所,赤裸着上身的人们在那儿防身嬉戏,吵闹,地上堆放着大大小小的木桌,每个木桌面前都围满了人。酒桶在旁边堆得像做小山。

屋内的人看见来人后,并没有安静下来,而是笑嘻嘻的次序不一的打了声招呼:“船长好!”虞姬径直走过了他们,来到了当中的一个肌肉大汉面前。这位男士脸上有一道让人看着触目惊心的刀疤,很长,从他的左眼一直划到了右唇。这刀疤留下的痕迹非常深。

“艾里,我要两套衣服,一套给我身边这位。”虞姬很熟念的吩咐着。马可波罗已经明白了,这里是个海盗窝。

在房间正中心那张木桌上的一个长发男人居然吹起来口哨:“船长,湿身paly超酷!”虞姬松开了一直紧抓着马可波罗的双手,随手抓住了旁边闲置着的一条板凳,直接甩向那个长发男人。没中,被他躲开了。

马可波罗看了下他那只被抓着的手,已经紫了,还有些微肿。

艾里把一件男装扔给了马可波罗。马可波罗看了看,感觉头疼。这是一件水手服。

马可波罗把略微有点哀怨的眼神投向虞姬,虞姬直接忽视掉了那个眼神。然后给他指了指旁边的一个房间,示意他可以在那里换衣服。艾里正好递给了他俩毛巾擦擦身上的水。

当马可波罗穿着那身水手服出来的时候,外面爆发出了一阵阵男人们的口哨声。“wow,小水手,身材不错,来一炮吗。”口哨声变成了一阵高过一阵的笑声。马可波罗寻着声音望过去,是那个刚才没被一板凳砸死的长发男人。

马可波罗在人群里找到了那个披着粉红色呢绒大衣的海盗,她正翘着二郎腿躺在一个椅子上,脸上带着戏虐的笑容望向马可波罗。尽管这样也无法掩盖她疲惫的样子。但是她还是开口了:“别想逃哦,满口谎言的旅行家。”

那个房间里的窗户早已被两块大木板订的死死的。海盗小姐抓住马可波罗的时候也特别用力,生怕他跑掉了。

“我知道你想要为你的船员报仇,但是,这件事真的跟我无关。”马可波罗很无奈。

虞姬微笑着,从椅子上撑起身,站了起来。“跟我来。”她这样说着。

马可波罗的身旁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几个赤裸着上身的肌肉大汉,他只得追上了前面走着的虞姬。

那是一间牢房,钢铁制成的大门,墙上有着某种秘法加持。马可见过那种秘法,他认识一个人非常擅长这个。所以马可波罗知道,虞姬并不擅长这个秘法。

马可波罗跟着虞姬走进牢房,房间正中的椅子上绑着一个人,他的衣服破破烂烂的,衣服碎片与腐肉绞在了一起,一片炫目的红色,地上满是干了的血块。空气中血腥味与铁锈味混杂在了一块儿。四周的墙上挂满了各种各样的刑具。

马可波罗感到有些胃疼:“你想对我用刑逼供?”

“并不。”虞姬回答道。她走到那个备受酷刑奄奄一息的人面前,端起了桌子上的那盆水,向那人泼去。

冷水浇在腐肉上,那人疼的嗷嗷直叫。然后,那人看见了马可波罗,就像一只脱缰的疯狗,在椅子上扭动,一副要生吃了马可波罗的架势,大喊大叫:“是他!就是他!就是他告密的!海盗大人,真的不是我!”

受过酷刑,他的声音本就变的有气无力,这声大吼,该是说不出话来了。

虞姬在一旁观察马可波罗的表情,他的脸上全是懵逼和无辜。

“你认识他吗?”虞姬看向马可波罗,指了指椅子上那个半死不活的人。“不认识。”马可波罗摇了摇头。

虞姬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一封信。这封信被来自东方的信封装着。

“海盗小姐,你想说明什么,一封东方的信?”马可波罗感觉他的智商受到了侮辱。

“你打开看看。”虞姬并不想和他废话了。

那封信的最后署名的是马可波罗,上面盖有马可波罗的印章。马可波罗皱了皱眉头:“我的印章早就在我来此地时掉了。”

“一封信不能说明什么,我也确实不能仅靠这点来判断,但是啊.”虞姬走到那个奄奄一息的人身边,抓住他的头发。他的整张脸都因头皮的紧绷而变形。“我并不认为一个被打成这个鬼样的人还要撒谎,而且,你也说了你不认识他不是么,他有什么理由诬陷你呢,旅行家先生。”虞姬凑到那个人的耳边,问道:“向骑士团告密的人是他吗?”那个人拼命的点头,好像已经癫狂。

“看吧,旅行家先生,请问你现在要怎么解释呢。”虞姬微笑着望向马可波罗。马可波罗看见了虞姬那双捏着双枪的手在微微颤抖。他明白,眼前的这位海盗小姐生气了 。




评论(7)
热度(9)

© totor fish | Powered by LOFTER